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你是我的骄阳似火 > 第1320章 我说,我爱你(3)
  唐沫儿跟岳导谈的很愉快,就等明天试镜敲定角色了。

  本来岳导想将女一给唐沫儿的,唐沫儿却神秘兮兮的眨了眨眼,“岳导,以后我不拍戏了,转型做幕后了。”

  岳导叹息了好久,但是越发佩服唐沫儿,急流勇退,方为经典。

  明天嘉兴传媒的小花小生们就会去试镜,商定后岳导离开了。

  唐沫儿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她抬眸看向前方。

  前方伫立着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躯,顾墨寒,他的身边是玉如冰。

  两个人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Boss,那就是玉如冰,现在圈内都在传玉如冰身后有一个金主,我派人查了一下,这三年玉如冰所有的资源的确是G.K砸的,这么一想,G.K总裁顾墨寒是玉如冰身后金主的传言也不是空穴来风了。”

  唐沫儿挑了一下精致的柳叶眉,“知道了。”

  这时前方的顾墨寒转身,看向了她。

  两个人目光对视了几秒,顾墨寒抿了一下薄唇,拔开长腿向她走来了。

  “Boss,顾总来了,虽说顾总现在跟玉如冰不清不楚的,但是我看顾总对你还是有情的,全球首富顾墨寒,就算boss不要了也不能让给玉如冰啊。”

  唐沫儿看向顾墨寒,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顾总。”她勾起红唇叫了一声。

  顾墨寒看着她,深邃的狭眸像淬了冰,语气冰冷,“没有话要跟我说?”

  “说什么?说…那天凌晨的事情?”唐沫儿挑起的柳叶眉里溢出了妩媚的风情。

  说起那天凌晨,顾墨寒眸色暗沉了几分,“唐沫儿,你别跟我装蒜!”

  “既然顾总说不清,那我先走了。”

  唐沫儿转身就走了。

  ……

  唐沫儿去了洗手间,走在回廊里时她纤细的皓腕就被后面追上的男人给一把扣住了。

  这里没有人,顾墨寒发狠的盯着她,“唐沫儿,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对我不冷不热的?”

  唐沫儿回眸看着他,“顾总现在有佳人相伴,还会在意我么?”

  佳人?

  这两个字让顾墨寒深邃的眼眶里迅速翻涌出了鹰隼般的冷鹜,“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唐沫儿用力的抽回了手,将那份报纸丢给了他,“你自己做的好事难道自己不知道么?”

  顾墨寒垂着英俊的眼睑快速的扫了一眼,很快,他缓缓勾起了薄唇。

  “呵,”他从喉头里逼出了一道森然的笑声,看着她的目光也倏然冰冷了下去,“是那个罗恩给你的?你在丽岛就看到了这份报纸,所以你心里吃醋,嫉妒,生气,不平,凌晨跑我房间里就将我给强了?”

  “强了后你就带着思思回来了,大半个月都过去了,你都不理我一下,看到我还冷冷淡淡的。”

  “唐沫儿,既然心里有怀疑,你为什么不当时就问我?你宁愿去相信别人的话,相信一份报纸,也不愿意相信我?”

  他心思缜密,一个信号就可以猜到事情的大概,现在他更是对她连番发问,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

  本来唐沫儿觉得自己挺占理的,现在被他一说,好像自己无理取闹了一样。

  “顾墨寒,劳斯莱斯幻影是你的座驾,玉如冰坐在你的副驾驶座上,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顾墨寒冷冷的盯着她,“劳斯莱斯幻影就是我的座驾了?去年年终会,我给所有的高层人手配了一辆。”

  唐沫儿,“…”

  G.K现在这么壕?

  “还有,你是看见我从驾驶座上下来了?那天是严冬开车带了玉如冰,恰巧停在了酒店门口,那些娱乐记者怎么写了如果没有看到你这份报纸我还真是不知道。”

  “我顾墨寒没有你想的那么廉价,我的副驾驶座上只坐过你一个女人,我只给你一个人当过司机。”

  唐沫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原来她误会了他。

  他没有开车载玉如冰?

  但是…

  “那你跟玉如冰究竟怎么回事?你的秘书为什么要载玉如冰,难道这三年玉如冰的资源不是G.K给的,难道你不是玉如冰背后的金主?”

  如果他自己行的端,坐的正,怎么又会被那些娱乐记者捕风捉影了?

  是他自己跟玉如冰纠缠不清。

  顾墨寒将薄冷的唇瓣勾出了一道讥讽的弧度,他似笑非笑道,“玉如冰是我看中的儿媳,是我的相亲对象。”

  唐沫儿一僵,怔怔的看着他。

  顾墨寒上前,将她逼近了墙角了,他居高临下的俯瞰她,“你为了救你弟弟陆夜冥消失了整整三年,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三年前我就说过了,如果你离我们父子而去,我就会把你忘记,娶新老婆。”

  “唐沫儿,现在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应该为你终身不娶,孤独一辈子么?”

  仿佛有一只大掌狠狠的揪住了唐沫儿的心房,让她每一下呼吸都是疼的。

  三年前她救夜冥,他多少是怨的,恨的。

  她为了夜冥抛下了他,整整三年。

  这是扎在他心底的刺,他深深的芥蒂。

  推己及人,唐沫儿设想,如果顾墨寒身边有一个不是亲的妹妹,妹妹爱他若狂,最终他又为了救妹妹而丢下了她,她肯定也介意的。

  越是深爱,越是介意。

  唐沫儿迅速伸出小手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紧紧的抱住,“顾先生,对不起…你跟夜冥都是我深爱的人,我知道我自己有千万个理由救他,但是你没有…”

  “顾先生,原谅我,以后我会好好爱你,补偿你的,用我的下半生…”

  顾墨寒敛了一下俊眉,嘲讽道,“玉如冰的资源是我给的,我就是她背后的金主,这三年我一直在捧她,如果你还不出现,我就会跟她结婚了…这些,难道你不介意?”

  唐沫儿心里越来越疼,就连眼眶都红了,“顾先生,你何必激我?把我刺疼了,你就快乐了么?”

  顾墨寒默了两秒,然后伸出大掌将她给推开了,“这半个月,我真觉得自己像傻X一样,唐沫儿,我再也不会将自己送到你门上了。”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

  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