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古井观传奇 > 第1133章红白事
www.50zw.com

  这一日从早上开始,曲阜房间就有一条流言散了出来,说的是孔府的一位小姐今天要订婚了。

  在曲阜这里,一般的新闻都引不起民众多大的兴趣,最多就是茶余饭后闲聊几句就拉到了,热乎很快就会消散,但凡是涉及到孔府的事,那就是大新闻了,整个曲阜都非常好奇,曲阜是孔子的故乡,所以曲阜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是半个孔府的人,都以儒道子弟自居,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进步后,这个念头才逐渐减少,但中年和上了年纪的人却仍然固执的认为,孔子仍然是他们心中的一种信念,所以孔府的大小姐出嫁就成为了曲阜人很津津乐道的一件事。

  一时间,这个流言在坊间就流传的极为广泛起来,人们都好奇能把孔府大小姐给娶走的,到底是哪个青年才俊,紧接着到了中午的时候沈林风的这个名字就冒了出来,并且他的底细也传到人耳中了,只说这个叫沈林风的青年是南方的一个富商,很有钱,但沈万三后人的这个消息却没有被传出来。

  这一下,曲阜的人都觉得有点腻歪了,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孔子内孔的直系子弟这个身份是很超然的很尊崇的,虽然是个女的但代表的却是最正统的孔家,以孔德菁的身份不该嫁给一个满是铜臭的商人,哪怕是个官员也行,当然了最好还是孔孟之道出类拔萃的弟子那才完美。

  他们觉得,孔德菁和沈林风一点都不般配,就算他是个富商,甭管多有钱那也是玷污了孔子后代的名声。

  就因为这条订婚的消息,曲阜人都有哀声遍地了,很为孔府大小姐所不值,反对的声音就开始出现了,只是都比较含蓄或者窃窃私语,并没有被大肆宣扬出来。

  到了晚间的时候,曲阜民间不和谐的声调越来越多,几乎达到了坊间都在谈论的地步,这时孔府那边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孔大先生的脸色挺难看的。

  “谁把消息漏出去的?”孔大先生不满的问道。

  “大执事,也不算是漏出去,沈家送聘礼的那天孔府当天不少人都在,沈家的人也不少,有一两个人多嘴也是正常的”

  孔大执事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一群无知的升斗小民,乱操心”

  民众所知的毕竟有限,他们只是不想孔府大小姐嫁给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但如果知道嫁的是当年江南第一首富沈万三的后人估计也不会太过反对,毕竟当一个人有钱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时,你已经不能单纯的说这是有钱人了,也不再是个纯粹的商人了。

  夜晚,华灯初上。

  三辆车从孔府老宅开了出来,里面坐的都是孔家人,孔大先生,孔德菁的父母,还有已经成为了闲云野鹤的孔德儒,车从老宅的山上下来直奔市区,晚上八点,孔德菁和沈林风在曲阜的那家星级酒店里举办订婚晚宴。

  本来两家的意思就是双方汇聚在一起,简单的摆几桌酒席吃个饭就可以了,毕竟大方面的事早就已经定好了,但因为白天的流言传出来后,孔大先生和孔德菁的父母就接到了不少想要参加订婚仪式的人,这些人基本都是曲阜当地的人,商人,政府的都有。

  这样一来,想简单置办就变成了大操大办,几桌酒席的规模硬变成了个晚宴,这还是孔府这边又拒绝了不少人的结果,不然人会更多。

  酒店门口,沈林风衣冠楚楚的背着手站在外面等候孔府的人到来,向缺混在了他的随从里也穿着一身唐装,就站在沈林风的后面。

  “你这个办法简直太黑暗了,向缺,我真担心到时候那位孔大先生的脸得能黑成什么样呢”

  向缺挠了挠鼻子,说道:“你怎么不担心你爹的脸会不会黑呢”

  “和我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来比,我爹脸会变成什么色已经不重要了,再说了这里是曲阜又不是杭州,我们丢人也丢不到哪去,倒是孔府可真要头疼了”沈林风侧着脑袋,低声说道:“哎,你说孔大先生要知道这背后有你在捣鬼,他是不是活撕了你的心都有了?”

  “就算没今天的事,他也照样这么想,无所谓了”

  过了十几分钟,沈林风接到了孔德菁的消息,孔府的车马上就要抵达酒店了,他回头说道:“跟老爷说一声,人要到了”

  几分钟后,三辆车依次停到酒店门前,沈天长和沈林风一同走下台阶,主动迎了过去。

  但这时,酒店远处开始有不少车居然朝着这边同时开了过来,并且都停到了酒店的停车场里,随后人全都下来了,并且让人惊奇的是这些人的胳膊上全都扎着黑布,甚至还有不少人腰间都围着孝布脑袋上带着白帽子。

  这些人一看就全都明白了,这是碰到办白事的了。

  这伙人刚刚下车,路上又开过来几辆车进入停车场,当车门打开人下来后,不少人都有点蒙圈了,因为过来的人还是办白事的,并且前后两方的人都没有互相打招呼,很明显这是两拨人。

  孔大先生顿时有点皱眉了:“酒店经理呢?”

  “孔大先生,您找我”随后,经理过来了。

  “怎么回事?接白事宴了?”孔大先生脸色挺难看的问道。

  “正常接待啊,他们都是早上订好的”

  “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也在这,知道吧?知道了怎么还接白事宴?”

  经理挺无奈的说道:“孔大先生,酒店开门做生意那不能把生意往外推啊,是不是?本来这个季节酒店就是淡季,我们要是什么生意都不做的话,那一年的利润从哪出啊”

  S永《久ZU免:费…#看…小v说

  孔大先生沉沉的哼了一声,这时候沈天长很实在的说道:“没事,我们办我们的,他们办他们的,又不是在一个厅里,互不干涉”

  沈天长的话音刚落,从马路两边这时体差不多同时走过来两队人,他们一看顿时直接蒙了。

  这又是两伙办白事的,并且人数还全都不少。

  这个时候,不光孔大先生,就连沈天长的脸色也不对了,我们举办订婚宴会让一帮给死人操办后事的给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