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青本佳人 > 第380章 愿你,过得幸福,精彩!
  第380章 愿你,过得幸福,精彩!

  第二天,我早早的醒来,在床上赖了一下才起床。

  到这里的第二天后,陆漓让酒店在小客厅那安置了一张书桌,不算大,但是给我练字却已经足够。

  我也习惯了早起之后先去练字,然后等着陆漓起来洗漱好后,一起去吃早餐。

  不过,今天陆漓却是起得比我都早,正站在书桌前写字。

  我悄悄的站在了门口,靠在了门框上看着他。

  我认识陆漓这么久,自然也是见到过好些次他写字。

  说实话,他的字很漂亮,但是比起我的,嗯,还是有些不足的。

  只不过,他写字之时的样子却是非常漂亮。

  他微低着头,腰背却是笔直的,手臂悬挂,白皙的手腕带动着手指轻动,那飘逸的模样,真是看一次,我便要呆一次。

  我也有想过,去学他这种姿势和风范……

  只我刚学了一次,却发现我用这种姿势,压根就写不好字!

  我正看着他有些发呆,就听得他依然是低着头行笔若云的姿势说道:“小金说先去木兰围场的话,路有些远,要是好了,我们就早点出发。”

  我惊了一下,忙站直了身体,心想着这家伙知道我出来了,不会也知道我这么看着他居然发起了呆吧。

  “有问题?”许是我没有回答,陆漓将笔放下转头道。

  我忙摇摇头,然后快步走到他身边,低头去看他写的字,口中道:“没有没有,东西我昨天晚上就收拾好了,等下我洗漱完就可以走了。”

  我这么说着的时候,也看到了陆漓写的是什么,当看到那居然是一幅心经经文之时,我很是诧异的抬头看向了他。

  陆漓脸上一丝别的表情都没有,带着淡笑的,将那幅字给抖动了一下,等字迹干了点,再用工具卷起来,同时道:“答应人家写一幅心经,一直拖着,今天正好有心情,可以交差了。”

  我哦了一声,有些好奇的问道:“是谁要啊?”

  陆漓侧头看了我一眼,唇角一挑的道:“想认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摇头道:“不想。”

  陆漓拿着那卷字敲了一下我的头,道:“那问什么?还不去洗漱?”

  我被他这少有的神态给镇住了,马上转身往洗手间冲去,冲到里面拿出牙刷的时候,听到陆漓在外面发出了噗嗤的轻笑,这才……

  好吧,其实陆漓这种发着小脾气的样子,反而更加有普通人的生气。

  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好了起来。

  我快速的洗漱完,将短发也用梳子刮了两下,然后走出洗手间。

  陆漓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手上搭着件厚风衣,半靠在了门边,看着我道:“行了,就带随身的东西吧,衣服我让小金买了,已经放在了车上,你那行李箱不用带了。”

  我呃了一声,走回房间,背起了放着随身物品和证件的背包,走出房门的时候,我还看了一眼我的行李箱,想着为什么不让我带自己的衣服?

  下到大堂,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我知道了。

  外面,好冷!

  想想昨天夜里好像是刮起了大风,可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一下就这么冷了!

  我带的,可都是夏天的衣服,就算前些时候买了几件秋衣,也挡不住这寒风啊!

  陆漓从金先生手里拿过了一件女士绒大衣递给了我,然后弯腰进了车子。

  我接过那大衣穿上之后,也赶紧的钻进了车子后座。

  金先生在外面发出了一声笑,然后坐上了驾驶座。

  车子开出酒店前面的引道之时,我才发觉,今天不光是金先生这辆,居然是三辆车的车队。

  另外那两位黑衣人先生各自开了一辆越野车在后面。

  当时我很是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倒得中午,我明白了。

  因为,我们换了车。

  我们换到了金先生说叫途锐的越野车上。

  那辆车虽然舒适性没有那辆豪车舒服,但是底盘高,看出去的视野便开阔得多。

  然后,没有多久,车子进入了塞罕坝森林公园的范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塞外风光。

  那也是我第一次,趴着窗户,眼睛都不敢眨,呼吸都不敢用力的,像个小孩一样的,就那么呆愣的看着外面。

  正是秋浓时节,风轻云淡,汽车穿行在金色的落叶松林和棕色的草甸交错而成的木兰围场里面,满目,都是那种璀璨到夺目的色彩,远处有湖,湛蓝的湖水倒影着白云,倒映出了那五彩斑斓。

  苍凉天宇,天地都安静下来。

  似乎,只有落叶和汽车轮胎滑动过的声音。

  我出生在山区里面的小村子,后来去的湘城,鹏城,再后来到的申城,都是南方。

  就连我自己,还有和猴子去游玩的,也是南方。

  当然,长安那是北方。

  但是我从来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

  和陕西那种地方比,这里更让人有一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好似,心胸都一下开阔起来,眼睛里,脑海里都是明亮爽朗的色彩。

  只想着,放声高歌,或者是脱去所有的束缚……

  好像知道我的心情,我听到陆漓带了笑的道:“开快点。”

  金先生应了一声,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越野车发出了一阵轰鸣声,速度飞快的在草原上疾驰起来。

  陆漓侧身,从我身边伸过一只手,将我这边的窗户摇了下来。

  随着轰鸣声进来的,是带了冷冽寒气,却又清新无比的风。

  吹在我的脸上,眉间,带来了一种极度清凉之意。

  连我那短短的发根,都似乎受到某种刺激,嗖的一下,根根竖立起来。

  我忍不住的,将身体探出了车窗,对着外面大喊了起来。

  我就是那么啊啊啊的叫着,没有语言,只是发出了一个个的单个的声音。

  我尽我的力气,从胸腔里面发出了叫声。

  合着那汽车的轰鸣声,在那白桦林里,在那广袤不知深处的草原上,在那清澈看不到岸边的湖泊上……

  惊飞了鸟,吓跑了马,估计连鱼都沉了下去的。

  叫着。

  随着那叫声,随着我胸口一阵阵的颤动,将那些郁气喷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被冻的。

  我的眼角飘出了两行泪滴,刚出眼角,就被劲风吹走,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随着最后一滴泪滴也被吹得无影无踪,我在心里轻声道:猴子哥,愿你的世界,也如同这眼前一般,自由自在,心无束缚,五彩斑斓,光耀无比。

  愿你,过得幸福,精彩!